婚丧喜庆
发布时间:2015-04-10 14:34 来源: 访问次数: 【字体:
分享到:

  

松溪旧婚俗
 
 
婚姻问题是人生的—件大事。松溪县地方习俗把结婚佳期说成是:“大登科三元及第,小登科洞房花烛。”还有一句口头禅:“做过婿,考过试,死了没悔气。”这都说明婚姻之事至大,必须慎重处之。
         旧婚俗总的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也要权衡势利与门庭,选择门当户对来结亲。旧社会妇女在“三权”的压迫下,受“三从四德”的约束,在婚后只有“嫁狗跟狗走,嫁鸡随鸡飞”,幸福与痛苦,更是一嫁定终身。
    现就旧婚姻的嫁娶历程形式分别述介于下,作为掌故,使后人略知过去乡风民俗旧习之梗概:
        1、规范婚嫁。经双方家长同意,当年插茶定婚,次年纳彩遵聘,要写乾坤书“卜云其吉,文定厥祥”于面上,内写生庚和四六对仗句。三年或更长一些时间,才迎亲过门,其中有年已及笄和弱冠定婚,也有指腹为婚的。完婚,要坐花轿,戴凤冠霞帔,选请全人接亲、牵婚,要吃团圆饭,拜堂告祖。牵入洞房时,点燃花烛,要吃“交杯酒”,口念“糖交墨,墨交糖”,互换交杯喝。还要“掷床”,内容为诗话,祝福“百年偕老”、 “早生贵子”等。掷床时手把瓜子,边念边撒瓜子于兰床。翌日中午,“庙见”请新娘。除请亲友吃喜酒外,还有请亲家喝会亲酒。请女方六亲九眷,要备全帖,礼节隆重,酒席丰盛。只有名门富豪人家才会请会亲,一般小户人家则铺排不起。
        2、入赘:即男方到女家落户,俗叫“上门”。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因女方父母没有男孩,招郎入赘,生育子女随母姓,作为接代宗支;另一种是女方发夫死亡,子女多且幼,招夫养子,帮助其赡养家庭生活,生育子女随父姓,亦有办酒。
        3、上半门。也有两种形式:女方发夫在,长期患病,对子女无力抚养,生活艰难,经夫妇二人同意,女方情愿招壮汉维持家庭,生育子女归男方。另—种是男方发妻无生育,经人介绍,自愿到女方家,而女方有夫在,贴些衣服银钱,专为欲谋他人借种“继嗣”。须经两家双方同意。
    4、童养媳。收受重养媳情况不—,有男孩多,娶媳妇负担不了;另一种为家生女孩多怕赔嫁,或者无偿送人,或收受对方少量钱物;又有—种收受人家,生育男女都遭夭殇,愿收他人女孩作为养女,随后生男孩顺利养大,改作童养媳。以上三种童养媳,在父母选好良辰,让子媳结婚,由分房住宿,改为合房同眠,俗称“拼房”,并办酒请客。
    5、二婚。男已婚,女已嫁,有育子女和未育子女之分。夫妻间正常死亡,夫死妻嫁或妻亡夫娶,俗称“二婚亲”。可是二婚新娘,不能在娘家或夫家上轿,要出嫁的头一天晚上,住宿在庙宇或粪塘间过夜,翌晨上轿抬走。
    6、续娶。一对夫妇婚后,忽在青壮年丧妻,随后又娶个媳妇叫“继娶”。过—些年,妻又病故,须人照料家务,不得已又央媒撮合,再找青壮女子结婚叫“再娶”。有子女的则随母改嫁,于是一家有同父异母兄弟姐妹。如系前后夫死了,女的又嫁给人,分别叫“继字”
和“再醮”。这是男女双方已婚嫁后又婚嫁,即再婚醮的称谓。
         7、偏房和纳妾。在官绅富豪家庭,原配夫妇未生子女,征得发妻同意,娶一闺女叫“偏房”,称夫发妻为“大娘”或“大姊”。如又未能生育,于是又继续再娶,叫“纳妾”。新纳之妇,分别称长次为“大娘”、“二娘”,或“大姊”、“二姊”。这样的家庭,因有三房四妾,兔不了彼此嫉忌,互相倾轧,同室操戈,日夜斗气,有时闹出大小争锋,笑话百出,被人传为茶余酒后的淡资。这是旧社会婚姻制度的产物。
         8、凶娶。早年定婚纳彩,不曾迎亲过门。突然遭逢父或母死亡,征得女方家长同意,举行结婚。或以父母病重,危在旦夕前迎娶。前后两种均属凶娶。若公婆亡故,新来媳妇要披麻戴孝。但是也有父母病危之际,侥幸以凶娶而转危为安的,则合家庆幸。尚有一种双方儿女已定婚,未曾迎娶和出嫁,男女—方有父母或祖父母病故,男的到女家,女的到男家凭吊送殡,行祭礼时,内套红外披白,戴孝志哀,今仍沿袭这习俗。
         9、卖妻。卖妻有几种情况:一是妻子不贤;二是赌博、吸鸦片债台高筑难偿;三是男的有姘妇,姘头造成与原妻不和,争吵打架,以致生出卖妻恶念。夫卖妻时,妻不知卖与何人。卖妻要立“卖妻文书”,价有数十至百元(大洋)不等,当场画押按拇指印,随付卖身价银。
         10、失婚与填婚。男女双方,经媒说合,父母同意,已纳彩送聘,待选吉期婚娶,不幸中途发生灾变,男女突然一方病故,叫“失婚”,只有另行嫁娶。大家闺秀—般不愿嫁给失婚男子,小家碧玉或以其男方有钱有势,也有肯下嫁的,这叫“填婚”。
11、冲喜婚。男女双方早经六礼纳彩,待选良辰迎娶,不料男方病魔缠身,时重时轻,以为邪祟作怪。亲友计议,认为“小登科洞房花烛”,吉星高照,邪魔畏避,于是经女方家长同意,选定良辰吉日,提前迎新冲喜。男女名虽结婚,实未同床,以期冲喜婚后,新郎能病脱灾离,化险为夷后再同罗帐。
以上婚嫁习俗,有的已废,有的仍旧沿用。而婚礼上所不同的,有烦琐和简单,铺张和节俭,完全以富贵贫贱而定。
婚丧喜庆
 
 
  

     
   松溪县民间头胎婴儿出世,做父亲的要随带半瓶红酒、两个蛋、鸡头、鸡屁股、鸡腿等物到婴儿的外婆家报喜。生男的酒瓶嘴插红纸团。生女的酒瓶嘴挂红纸丝。外婆家看到酒瓶的装饰,便知道生男还是生女,随即把瓶中的半瓶红酒添满让女婿带回,把事先做好送给外孙(外孙女)的衣、帽、裙、袄、连同鸡、线面和红酒,装担送往女婿家。
     
产妇一个月内多吃鸡、线面、鸡蛋、桂圆干和红糖酒。生男先吃嫩母鸡,生女先吃公鸡。婴儿在别人的房屋出生,要杀公鸡挂红布放鞭炮,给房东挂彩
     
   婴儿满月要剃去胎发,第一胎婴儿满月要办满月酒。外婆家要给外孙(外孙女)送新衣服、新鞋帽、红蛋、粽子、七层糕,其中食品由男家分送吃满月酒的宾客和近邻。    
     
   第一胎婴儿周岁要宴请亲友,称做卒(加字旁)。外婆家除了送新衣服、新鞋帽外,还要送银手镯。外孙如果肖,还要打一条银项链让外孙戴上,意在锁住猴子不让跑掉,以保平安。
生日寿庆

      民间除婴孩周岁做卒(加字旁)外,10岁、20岁及成年人30岁生日的宴请活动叫做拾。唯40岁生日因忌与本地话的字同音,不举行宴会。
     
50参起每增十岁的生日宴会叫做寿
     
做卒(加字旁)、做拾、做寿概不发请贴,亲友要事先送礼祝贺,与婚嫁收到请贴后再送贺礼习尚不同。这就是请酒贺拾之俗。
 

      建国前,男婚女嫁仍多沿用封建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旧习,礼仪繁,多带迷信色彩,建国后已有重大变革。
     
   男女经托媒说合,双方父母同意后,是先送庚贴算命对庚,合则商议定婚日期。建国后,算命对庚之俗已不流行。
     
   又称下定,男家要做肉丸(取团圆之意),备六碗菜(取六合六顺之意),宴请媒人与亲友。将定亲首饰、男女双方庚贴乾坤书、六样干果装在一个特制的红桶内,由媒人送往女家。中午女家也备六样菜请媒人和亲友,赴宴的亲友均不送礼。
      70
年代后,民间定婚仪式有大定小定之分。大定则男女两家设早宴,女方备午宴,定亲男女青年入席后,男()家的长辈要分别给见面礼,定亲礼品仍由媒人送到女家,但提红桶之俗已废。小定双方都不请客,男女青年会见当面赠送纪念品,商议有关婚嫁事项。
     
   又称送日子单,或者称送银。男家备早餐请亲友,将写上结婚日期的红贴连同聘金礼品,交媒人送往女家,女方备午饭接待。早餐与午餐菜肴与定婚一样。
     
   旧时,结婚的前一天,男家要给女家送一坛离母酒。等女儿生孩子时,娘家又要用这个坛子装酒送女儿。渭田一带还要送一对离母鸡和两尾离母鱼离母鱼肚子要剖洗干净,鱼煮好要把鱼头给新娘的父母吃,这就是俗话生女儿吃鱼头的来历。
     
结婚日,男家雇花轿鼓乐、举大灯笼到女家迎亲。抬新娘嫁妆的人同行。
结婚日中午,女家设离母宴送新娘。午后新娘要理去汗毛,梳装打扮,辫子要挽成发髻穿上新绣鞋,戴上风冠霞帔,拜别父母长辈,然后由父兄抱上花轿。新娘的小弟坐小轿送亲叫做舅仔
     
建国后,挽发髻,戴凤冠霞帔,坐花轿等旧俗已废。新娘多由女友数人陪伴(其中一个撑伞)步行或坐车到男家。
     
   旧时,花轿到男家,新郎要站到楼台高处,以示男尊女卑,门前放鞭炮接新娘的同时,撒食盐于火盆中发出爆响声,取大发之兆。司仪引新人在鼓乐声中拜堂成礼。随后喜宴开始,乐队弹唱侑酒,小舅坐厅堂首席,新郎要到席前端菜敬酒。新娘的公婆要给小舅送红包。
建国后原有男尊女卑,迷信习俗,拜堂礼仪多废除,其它习俗依旧。
     
   婚宴开始,新郎要给宾客敬酒,随后即坐蓝顶大轿,仍由灯笼鼓乐前导到岳家拜门。旧时做新郎叫小登科。相传知县遇到新郎拜门的仪仗也要让路。当晚岳家以丰盛的酒席请新郎,由本家长辈作陪,席间岳家直系长辈,要给新郎送见面礼,上菜过半,新郎辞席坐原轿回家。
     
建国后,送离母菜之俗依旧,拜门之俗已废,改为当天岳家设午宴请新郎。
     
   婚宴之后,男家长辈们要到新房,由婆婆介绍与新娘见面,新娘以糖茶接待。长辈们吃茶后,要在杯内放一红包。
     
 闹房与掷床 倒茶之后,长幼亲友都可以去闹新房,向新婚夫妇逗趣。俗话说:三天新娘没大小闹房闹喜越闹越喜,旨在增加热闹气氛,但有的因戏谑粗野,反而闹得不欢蔺散。
临睡前还要请长辈念吉词撤瓜子于新人床上,以兆早生贵子,俗称掷床。当晚洞房灯光不熄,若有人偷得新娘的绣鞋,第二天新郎要办酒赎取。建国后,掷床与偷鞋之俗已废。
     
   次日早晨新娘要到厨房象征性做些炊事操作,建国后此俗已废。
   
 
                                                         

      旧社会,民间丧葬礼俗,男女有别,按死者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繁简不同。
     
   老人临终,子女亲属将病人移至厅堂,守候在旁聆听老人交代后事,家属都要到场送终。老人咽气后,子女下跪哀哭,给死者梳头、洗脚、更衣。在死者面部蒙一块白布,俗称孝布,同时点香、烧纸,在死者脚前点一盏灯。
     
   父母死亡的当日,孝子反穿上衣,胸前挂细麻束,向近亲长辈及舅家报丧。丧家门口张贴讣文,大门两旁贴白纸孝联,门上贴严制”(父丧)慈制”(母丧)的白条,以表哀悼。建国后,报丧之习依旧。
     
   棺木颜色按死者年龄区分,未成年用白坯,中年用黑色,50岁以上老人用红色(现今一律涂红色)。入殓时,由子女抬尸入棺。如果死者有直系长辈健在,要给死者戴白帽服孝入棺,并将死者蒙脸白布取下撕成细条,分给子女扎在手腕上,俗称孝带。长寿死者,在胸前放一束麻线、入殓时,取麻线供亲友邻人索取给小孩戴,希望小孩像老人一样长寿。
     
   盖棺之后,横置棺木于厅堂,以挽幛白布搭起灵堂定期开吊。亲友来吊唁时,孝子按长次顺序,跪地迎送,孝女则在屏后啼哭。富裕人家还要举行诵经及施斋食活动。建国后此俗已废。
     
   出殡之日,家祭之后启灵。灵枢经街道路口要设路祭,女儿要备素烛,猪头上供,孝子伏地陪祭。
     
民间送殡亲属服饰有严格规定,配偶丧亡,夫或妻均不服孝不送葬,直系子孙身穿白袍披麻布,腰系草绳,脚穿草鞋,头戴孝圈,手持孝杖。女儿、孙女、儿媳等内眷头披麻布。女婿、孙婿、侄儿等则头戴白方巾身穿白衫,其余送葬亲友头戴白方巾,腰系白布带。未过门成亲儿媳、孙媳、女婿、孙婿等人身穿孝服外,手腕扎一红布以示区别。
     
孝子()低头执孝杖,走在灵柩之前,其余送葬亲友都尾随灵柩之后。棺至城门口,孝子要跪地谢客,送葬亲友与仪仗撤回,孝子与内眷扶柩上墓地。
     
安葬毕,孝子披红布持香火、灯笼随道士与乐队吹吹打打回家,称接风水
     
当晚吃素,次晨吃荤,各备五碗莱酬谢送葬亲友,俗称开荤
     
建国后礼仪简化,接风水已废,当晚只备一餐荤菜宴请送葬亲友。
     
   本地埋葬方式一般在郊外山坡挖洞穴或拱砖窑土葬,有的丧家三年后的冬至日,开棺收骸骨于陶质骨瓮(俗称金瓮”)中,并择地安放,俗称拾金。建国前,难产妇人去世要抬棺至郊外烧毁,建国后已无此俗。皈依佛门的去世叫归西,不啼哭,不论男女缚尸于木龛中,由亲属抬到郊外焚化。90年代后,全县逐步推行火葬。
     
 做头七 死者亡故的第七天,请僧道设道场诵经追悼亡灵叫做头七,当晚要给死者烧纸钱和纸扎的房屋、车马、童仆等,俗称烧库。死者若是已生育妇女,要加做忏血盘道场。基督教徒去世无此习俗,多在家中举行追思礼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友情链接: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